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顾晟

少年病骨

鹤川:

/云梦双杰



三香飘烟,绕梁数圈。他跪得脊梁生疼,膝骨扎进细密针脚般的刺痛。



他设堂偏偏要畸零,要歧路,要幽静。要外面洪水滔天淹不进来,火光廖亮烧不过春风野草。所以是暗的,冷的,魏无羡一定找不过来。他与蓝湛偶然撞入的日子,他风湿的膝盖生疼,病根犹在。



堂上佛光不灭,久烛常燃。正中张贴江枫眠等人画像,牌位如同尸骨,名字如要刻穿檀木。



早年魏婴不被虞紫鸢允许入宗庙,弟子归宗,他是独行例外,是江枫眠与她之间最刻骨的底线。...



语焉不详:

我流晓薛里洋对道长的感情大概是:


与爱无关,与恨有别。

【江澄人物分析】有过执着,放下执着。

海色:

想哭,全文最心疼江澄,他的整个人生贯彻了:爱别离,求不得,六个字,无论结果到底怎样他的人生皆是遗憾满是窟窿,唯一剩下的金凌和魏婴,一个身死不能为他立碑,一个年少经历生离死别,连个可以说心里话的人都没有,着实让人心里揪着生疼。


知晚:



在分析之前有一大段很啰嗦的话,想了想还是觉得有必要加上,因为戏剧这一形式在国内不比小说这样普及,因此我就想稍微多写一点,简单说明一下戏剧这一文学形式,嫌麻烦的话可以跳过,不影响阅读。大概?



——————



任何一种文学方式都有其特殊性和局限性,各有优点和缺...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哈哈就喜欢你这么清纯不做作的:)

【树洞】818我那历史老师和物理老师的剑三相爱相杀史

今天想讲一讲我的历史老师和物理老师在剑三相爱相杀我一次次劝架难舍难分的爱情故事……(误)
我历史老师,为人温文尔雅长得还帅,说句实话我是他学生看了他脸几年还把持不住那种,还是我班主任。
我物理老师,长相普通算得上耐看,特别年轻有活力跟我们打成一团那种,我们都把他当哥。
两个老师一个办公室的,坐对脸那种。
是的,两个男老师。
我刚入学那会儿,一次交作业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为了记录jjc趣事的本子夹作业本里交上去了,于是我的老师看见以后叫我到了办公室……
哦对,我们学校的办公室随机分的,不然文理科的老师怎么会到一个办公室……
历史老师不出所料的批评了我一顿,物理老师还在边上幸灾乐祸添油加醋。我本以为吵完就好了,谁...

[全职]各种资料

特别有用!写文是翻看特别方便!感谢极了.

知之为知之:

整理点东西方便查阅。除正副队外按拼音排序,按最后所属战队分类。


个人不喜欢如唐昊不高兴此类魔性的整理,不在此收录。想要了解的姑娘可以在另一篇资料汇总中查找。


个人部分按战队拼音排序。CP部分有关于推文的链接删除。章节和片段分开整理(若同时存在章节和片段则归为片段)。展开了一些链接。修正了一些BUG。-15.01.16


修复失效链接。 -15.03.13


增加全职部分更新。 - 15.12.27


有暗搓搓更新,转载的朋友们记得偶尔来看一眼。...



2015孙哲平生贺

#ooc严重(捂脸)
#时间设定为第十二赛季
#时间轴混乱表打我 


【他是狂剑。】 

【人们对他的评价是剑比人狂。】

 【他这一路走来背负的东西不比任何人少。】 

【他是落花狼藉,他是再睡一夏。】 

【他是孙哲平。】 

【真正的狂剑。】 

独白(短篇在后) 

看全职的都应该听过这样一句话:双花生离,伞修死别。 

伞哥确实是每个全职厨内心有些禁忌的地方,双花更是每个人心里的一个痛点。 

我觉得,双花就是在老北京的四合院里,摆着两张竹椅,桌子上放着切好的西瓜,有人轻摇扇子——平静...

结局了……
一切都结束了。
按三胖子所说,以后不再有南派三叔,只有徐磊。
不再有盗墓笔记,只留下一个传奇。
真的……都结束了。
欢迎回家。

【南柯一梦】契子(架空向/多cp/主叶蓝)



#ooc严重,私设Max

#结局BE(?

#Bug有,欢迎挑错吐槽

#渣文笔w

#已加tag【全职·南柯一梦】
欢迎订阅

契子
许多年以后,垂老的他想起那个下午,想起那个撑着伞向自己微笑的少年,想起他眼角温柔的笑。恍恍惚惚间,时间渺茫,天地失色。

叶修认识许博远那一年,还是个高中生。那天晚上他留校自习,因为高二游学,那天自习的人意外的少,高一高三的人加起来才勉强坐满一个大阶梯教室。叶修随随便便找了个靠窗的座坐下,把书往桌子上一扔,耳朵里挂着耳机,摇头晃脑。有个人拉开他身边的椅子坐下,对着他微微笑了笑,摊开手里的书。

叶修瞥了一眼书名,好家伙,《物种起源》!他这才细细打量着这个男生。

头发有些长,披到...

© 顾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