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顾晟

【昊翔】半边生命HE【上】(修订版)


#私设有,ooc有【明明都多成海了好么x】

#短篇

#渣文笔求轻喷

#发糖撒盐有

#【内心吐槽:我居然逆了自己的cp……我萌的是肖翔啊肖翔!居然写了昊翔文!

#昊翔……意外的好萌!不!我要被逆cp了!

#以上。
————————————————


唐昊有些懊恼的抓抓自己的头发,把手机又一次拿起来,在输入栏里输入了几个字,很快又删了个干净。重复多次后,唐昊那脾气也就上来了,骂骂咧咧的把手机一丢,丢下一句“我出去买瓶喝的”就气势汹汹的推门走了,呼啸一众一脸茫然,但看见他那脸色,谁也不想上去找骂,全当没看见罢。
唐昊站在自动售卖机前,气渐渐消下去了。本来嘛,就是自己跟自己怄气,何必呢?这么想着,唐昊本就没剩多少的气算是彻底没了,他掏兜想找点零钱买瓶饮料回去,结果尴尬的发现,自己走的太急,没拿外套,钱全在外套兜里。
好吧,我们堂堂的呼啸队长,此刻对着一台自动售卖机风中凌乱着。
没办法,唐昊只好悻悻的往回走,嘴里不知道嘟囔些什么,与此同时正在轮回进行每日日常训练的某位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排敷(真心不知道是哪两个字……)道:“谁念叨我?”
进了训练室,唐昊明显感觉到众人自动远离了以他为圆心直径两米的范围,当下有些尴尬,但你要他那性格说出什么服软的话不如想想如何让黄少天闭嘴来的快。
唐昊在椅子上坐好,点开训练软件开始训练,但很明显今天他的心态不平静,严重影响了他的发挥,展现的实力不足平时的一半,看的众人大跌眼镜。
在又一次失败后,唐昊终于忍无可忍,把丢在一旁的手机拿起来,一条短信发了过去。

【喂,我找你有事!在轮回楼下等我。】

可他等了半天也没回信,在众人认为他快把手机盯出花时,唐昊果断起身,直奔经理办公室就请了一周的假。按呼啸经理的描述就是:我看见了小一号的韩队。呵呵同情一下。请好假的唐昊不管三七二十一,马上上网订票,直奔机场,风风火火的一路吓得出租车都不敢停靠,费尽周折还是成功在飞机起飞前赶上了。
等坐上了飞机,唐昊才反应过来今天自己有多么冲动,有点后悔的把脑袋埋进手臂里,心里狠狠的把那个让自己心神不定的家伙千刀万剐了一遍。
今天真的,太冲动了。
唐昊把头从臂弯中抬起,扭头看向窗外。他的位子靠窗,视野开阔,能很清楚的看见外面的蓝天白云曜日。唐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回想。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注意起了他呢?
全明星周末的时候?不,不对。
嘉世不行了的时候?不,也不对。
烦,真烦。
活了这么大从来没有为情感纠结过的唐昊算是在一天之内补了个干净,等他自己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有点深深陷进去了。
自己怎么了?这可不是自己啊!
唐昊脑袋里乱乱的,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闭上眼睛开始小歇。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等到唐昊醒来时,飞机的广播已经提示大家快到目的地了,他才突然想起来,自己似乎是找那人说什么的,当即苦笑了一声,怎么说得出口啊!
飞机很快安全降落在s市机场,唐昊飞速窜出去,直奔出口,哦,当然,是提前伪装好的,不然,今天他唐昊算别想走出机场了。
他一下飞机就把手机开了机,这没跑出去多远,手机就响了起来。唐昊摸出来一看,是轮回的江波涛,连忙接通。
“喂?是唐队吗?”
“啊,我是。江副队找我有什么事?”
“唐队不是来轮回找孙翔的吗?孙翔出了点事。”
“什么什么?!怎么回事?!”
唐昊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脚下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那架势,大有直接冲过去的趋势。
“哎唐队你别急啊,人没事,你到市医院来一趟吧。”
“好的。不过……江副队你怎么知道我要来找孙翔?我只给他发了短信啊。”
“呵呵唐队有所不知,你给孙翔发短信时,孙翔已经去医院了。他手机还放在训练室桌子上,所以我看见就知道了。”
如果这时唐昊看见江波涛笑得一脸温(xin)柔(zang)的样子,一定会抖个哆嗦。但是现在的唐昊心里就记得孙翔了,哪有心情去管这些?
按照江波涛说的,唐昊在三号出口找到了江波涛口中来接他的轮回的人,上车也不废话,立即加满油门直奔市医院。
当唐昊终于赶到市医院门口时,远远就看见江波涛站在门口向他挥手,唐昊一路狂奔跑了过去,只说了三句话,就开始扶着墙大喘气。
第一句话是:孙翔呢?
第二句话是:他人怎么了?
第三句话是:快带我去!
江波涛像是一早就预料好的,马上递过来一瓶水,说:“唐队你别急,深呼吸深呼吸,先把气喘匀了。”
唐昊一把夺过水瓶,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水,总算是缓过来了。
“怎么回事?”
“呃,是这样的……”
我们把时间拨回去,拨到孙翔打喷嚏的时候——
“阿嚏!谁念叨我?”正专心和人对战的孙翔大了个大大的喷嚏,手一抖,屏幕里的一叶之秋攻击就打到了空处。“嘿,孙翔!今个不行啊!”对面的杜明探出脑袋,挑挑眉。
“卧槽你小子皮痒了?!来来!奉陪到底!”孙翔自然咽不下这口气,当即大爆手速,打的杜明节节败退。杜明也不是咬碎了牙往肚里咽的主,二话不说两人便陷入了激战。
几盘打下来,杜明还是输了,孙翔笑笑,“嘿嘿你小子还是不行啊!等着!我去倒杯水再来!”
孙翔随即站起身,结果眼前骤然一黑,心慌得要命,一屁股又坐回椅子里。
“唉孙翔!没事吧?”
孙翔甩甩头,眼前清明起来,心脏微微平静了些,应了一句:“没事”就拿起桌上的水杯,走到饮水机前接水。
杜明也就没再注意,结果突然咚的一声响,离饮水机最近的吴启已经叫了起来:
“喂!孙翔!”
一屋子的人连忙起身,拥到饮水机前。
孙翔脸色苍白的倒在地上,手里的水杯早就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吴启赶忙上前扶起他,顺势掐了他的人中。结果孙翔依旧什么反应都没有,众人这才慌了,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孙翔抬上车,直奔市医院。江波涛留下来善后再赶去,上楼给经理说了一声,正打算锁上训练室的门,突然听见孙翔没带走的手机响了一下。
孙翔的手机铃比较特别,是多啦A梦的主题曲,所以每次响起来的时候绝对是鹤立鸡群,显眼的不能再显眼。江波涛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当即笑了出来。
【日天:喂,我找你有事!在轮回楼下等我。】
“日天?哈哈是说的呼啸的队长唐昊吧?哈哈。”
不过笑归笑,江波涛迅速安排好了去给唐昊接机的人,开始往医院赶,去的路上不忘给方明华打了个电话询问情况。
“不知道,呼哧呼哧,刚送进去。呼哧呼哧。”电话那头方明华喘着粗气,如实回答。
然后江波涛就掐好了时间,给唐昊打去了电话。
接着就有了下面的一幕幕。
“所以,到底怎么回事!”唐昊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被磨光了。
“低血糖。”走在前面的江波涛突然开口,“是低血糖。所以他才会突然昏迷,而且……他的情况似乎有些严重。至少从他昏迷到现在还没醒。医生说不是很要紧,但还是要住一段时间的院。”
“等等!低血糖严重的话会……”唐昊突然想到了什么,马上询问起来。
江波涛叹了口气:“这才是我们真正担心的地方啊。”
“孙翔毕竟还很年轻,这病得上,他肯定不好受。而且……”
“而且会影响到他的职业生涯对吗?”唐昊板着张冷脸反问道。
“是的。”
“不过我更奇怪好好的人怎么会突然得上这病?你们轮回对队员的身体情况就这么不关心吗?!”
“我们也不知道具体原因。不过事已至此,接下来就看唐队你了。”
“我 ?!”
“对,你。”江波涛这次挑明了,“唐队难道没对我们队的孙翔有点什么意思吗?”
被人道破心思的唐昊脸腾的就红了:“你你你你你你怎么知道?”
“这个唐队就不必知道了。”江波涛在一个病房门前停了下来,扭开了房门,“我们轮回会尽最大努力帮忙的请不要介意的上吧唐队。”
……唐队啊你还是心太干净哪比得过轮回这位心脏的副队呢?
唐昊一脸无语地进了孙翔的病房。
唐昊对于医院的印象很模糊。他家里人身体都很好,以至于唐昊长了这么大生病都不多,每次都是父母给喂点药第二天就好了,还真没怎么进过医院。记忆里医院有股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过道里匆匆来往的医生护士都带着大大的冰冷的口罩,唐昊很讨厌那种感觉。
但现在,他心心念的人正安静的沉睡在这个他讨厌的地方。
从病房门到病床前的距离估计五米不到,但唐昊却觉得那个距离他踏不过去。着急了一路,真到跟前了,反而变得磨磨唧唧。真的太不像自己了。唐昊又一次自我检讨道。
终于还是站到了病床前。
孙翔的脸色已经不是苍白了,而是毫无血色,本来就不算强壮的他颚骨下被灯光投下一片阴影,裸露在外的手背上贴着一块胶布,看上去应该是刚打完针。唐昊看着那双手出了神,孙翔的手很漂亮——白皙,修长,骨节分明,好看得不像是男孩子的手。
其实职业选手的手都很漂亮,但唐昊一直觉得,孙翔的手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手。
神差鬼使,唐昊牵起了孙翔的手。那双手握着很舒服,不是很柔软的那种,但意外的轻轻柔柔的。只是现在这双手却冰冷无比,透过薄薄的皮肤,唐昊可以看见那一条条明显的青色紫色的血管。
“啧。”唐昊觉得自己想要发火了,但这里是医院,孙翔还在昏迷,他不能喊出来,只好又把一肚子火气憋回去。然后唐昊才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谁来照看孙翔?
自己很快就该回k市,不可能长期呆在s市。而且孙翔得病的事根本压不住,很快也会被外界所知。最最关键的,他堂堂呼啸战队队长在医院照看敌对的战队队员?明摆了公开两人那本就不明不白的关系么!唐昊苦笑一声,他已经想到下周的电竞周刊的头条会登什么了。只是他自己也就罢了,但这背后牵扯到的,是轮回和呼啸两个战队。
还有孙翔那刚刚崛起的崭新的未来。
唐昊心如乱麻。这个时候他有点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学学蓝雨的喻文州或者是微草的王杰希,还有霸图的张新杰。如果是他们,一定会比自己做的好得多。
人一旦急躁起来,脑洞什么的根本停不下来,更别提是大大咧咧的唐昊了。
他开始想自己最初知道孙翔这个人的时候的事。
那个时候他们都年少轻狂,孙翔在他们一届新秀中的确算得上是十分优秀的选手。两人第一次碰面是在一次比赛后,唐昊随战队离去时,孙翔一脸傲气的站在通道正中央,挑明了要和唐昊战上一场。坏就坏在这了,两人都是同一届的,都是锋芒毕露,都是资质过人,都是那么倔强。后来张佳乐回忆说,当时那两人大有直接动手的趋势。
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以后两人算是变本加厉,三天两头战一场,直到张佳乐从百花退役。
接着是孙翔转会嘉世,唐昊转会呼啸,张佳乐又在霸图复出。风波就渐渐平歇了。
至于两人不明不白的感情嘛……是在世邀赛的事。不过就算明白对方的心思,两人也死活不愿意先说,就在这微妙的平衡下继续相处着,谁都不愿拉下脸来,最出格的也就是接吻,拥抱,再没别的什么了。
毕竟两人的性格相像,都不是能包容的了别人的人,棱角分明,扎伤了对方自己也不舒服。但却有舍不得对方的温暖,总之就这么尴尬的处着。
唐昊还是睡着了,他伏在孙翔的床前,右手还紧紧攥着孙翔的左手,眉头微皱,睡的并不踏实。不过他真的累了,这一觉睡的很沉,连孙翔什么时候醒来的都不知道。
大概是后半夜,孙翔的眉毛皱了皱,有些艰难地睁开了双眼。
“这是……哪儿?”
觉得身上有些压,孙翔低头一看,差点没一句粗口骂出来。
唐昊伏在他身边睡着了。
他睡的很沉,从窗外射进来的霓虹灯的光在他的脸上渲染出一片旖丽的光晕,中和了唐昊本来锐利的气势,整个人都柔和了许多。
切,这家伙长得有这么好看么?孙翔心里暗暗吐槽了一番,准备坐起身来活动一下四肢,这才发现,自己的左手被唐昊紧紧攥着。孙翔只觉得自己的脸一定很红。
喂喂谁来给他解释一下这是个什么情况啊喂!
“唔……孙……翔……”梦里的唐昊喃喃着孙翔的名字,手上的力气又大了几分。
“……”
你个傻逼。孙翔暗暗骂道,却没发觉自己的嘴角微微上扬,眼底带上了笑意。
“别走……孙……别走孙翔……别走……”唐昊做的似乎是个噩梦,睡得并不踏实。他的手臂又收紧了一些,脑袋埋得更深了,头发也乱糟糟的。孙翔想,他在这里陪自己多久了?
记忆有些模糊,但孙翔还记得自己意识消失前是在轮回的训练室里,正结束了一盘对练去接水,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记忆里最后的时间是……下午两点二十七分。现在是几点?孙翔下意识想去摸手机,突然想起自己的手机应该还在训练室里。四下看了看,房间里到底有表——显示时间为凌晨三点四十。
除去坐飞机,赶来的时间,唐昊已经陪了他至少六个小时(无根据别介意)
值得吗,唐昊。
孙翔盯着面前人的侧脸,沉吟不语。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孙翔干脆倒下接着睡,这一觉睡到了天明。
等孙翔再醒过来时,唐昊正坐在床边,翻看着手机,腿上摊着个本子,时不时提笔写几句。那认真的神色,孙翔只在唐昊打荣耀时见过。
“喂,干什么呢?”
大抵是刚刚睡醒,又在病中,孙翔的声音比起往常少了一份强势,听上去中气不足,尾音有点发颤。唐昊错愕了一下,才接话:“孙翔你个傻逼!又给老子添乱!”还是嘴不服软。
孙翔一听,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回骂回去:“日天你大爷的!”
“得得得,我不跟病人一般见识。”唐昊关上手机,把膝上摊的本子收好放进抽屉里,扭头问孙翔:“说说吧,你是怎么回事?”
孙翔白了他一眼,挣扎着要坐起来,唐昊眼疾手快在他腰下垫上枕头,把坐得歪歪扭扭的孙翔扶正。
“咳……你别这么看我……我也不知道好么……”孙翔被看的有些心虚,往后缩了缩,“这话你该去问队长或者副队,问我有什么用?”
“就周泽楷那样子我能问出来什么?况且他最近刚接了个宣传,忙得不得了。”
“江波涛么……”
唐昊说着说着没了音,他怎么说得出口江波涛让他把孙翔攻了的事啊!
“这个话题打住,我们来说说你的病。”
唐昊从桌上拿起孙翔的病理诊断报告,递了过去。孙翔随手翻了翻,就丢到一边去了。
“不就是低血糖吗?有什么大不了?”
“孙翔你傻吗?!你看看你现在的状态!你知道这玩意儿发作起来会要你命的吗!你知道你以后很有可能打不了荣耀了你知道吗!!!”
唐昊怒了,他几乎是瞬间就拉住了孙翔的领子,咆哮着喊了出来。
“那又怎么了!这是我的人生!唐昊你他妈有什么资格管我?!”

【唐昊你他妈有什么资格管我?!】

唐昊松开了手。
“随你的便,孙翔。我他妈真是傻了才会担心你这个傻逼!”
唐昊摔门走了,留下孙翔一人还保持着之前被捞着领子的姿势一动不动。
……他会担心我?
啧,别开玩笑了!
孙翔用被子蒙住自己的头,在病床上缩成一团,这是他习惯的睡姿,也是心理学家口中所谓缺乏安全的睡姿。病床上还残留着唐昊的温热,但他却刻意避开了那一块,在本就不大的床上缩得更小。
孙翔脑袋里乱乱的,他裹着被子在床上拱来拱去,等到觉得有些缺氧,才把拱得乱糟糟的脑袋从被子里露出来。不知道是因为憋久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孙翔的脸红红的。
唐昊走了没多久,轮回的一堆人哄吵着,推着挤着,一气拥进小小的病房。
捂得严严实实的周泽楷面无表情地脱着衣服,头上的呆毛一抖一抖的,表示主人的担心。江波涛和方明华手上拎着几大包营养品,挨个放到嘴角已经抽筋的孙翔面前。吴启杜明吕泊远七嘴八舌不知道在争执什么,最后杜明一脸坏笑的递上了三箱六个核桃换来了孙翔一句“吴启杜明吕泊远你大爷的!”的惊天怒吼外加一个飞天枕头迎面砸向杜明,杜明一闪与枕头擦边而过,枕头就华丽丽的砸中了一直在状况外的周泽楷。
你问然后?
……还有然后吗?
啊?有啊?
然后啊……
全病房的人都呆立在那里愣愣的看着周泽楷一甩手把枕头扔了回去,再完美的砸中了孙翔,然后有点疑惑的问:“枕头仗?”
轮回一众败了。
#枪王大大你的脑回路还健在吗#九点水大大你快翻译告诉我们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二翔会传染#哈哈哈哈笑成dog#
————————————————
《半边生命·上》完。

评论(12)
热度(20)

© 顾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