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顾晟

【生贺】2015黄少天生贺(独白➕短篇·南柯一梦(BE))

【曾经有那么一个人,是个话痨,是个机会主义者,是个偶尔会炸毛的阳光男孩。】
【我所庆幸的是在我在还可以用来挥霍的青春年华里,遇见最美好的他。】
本来吧是想写个短篇出来的,但后来想了想,决定写自己的独白➕短篇。
【独白】(短篇在后)
我最初并不喜欢烦烦。
这是真话,因为我是个性格有点冷淡的人,不是很喜欢烦烦的话痨。
然后一直看了下去。
我开始觉得,这个青年身上有着无限活力,就像是……在阳光里晒过的感觉。他耀眼,却不刺目。他是一个太阳似的人。
我入全职坑也不是很久,大约一年了。最初选择入全职是因为在书店看见了虫爹的签售会,有比我大一些的女生兴奋的抱着书从签售厅走出来,眼中的星光璀璨的让人动心。
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有《全职高手》这本书。
那天回家,我就下载了全职开始看。
它深深吸引了我,所以我选择了入坑。后来听到有人喊“盗全一家亲”不由得笑笑,我入盗笔更早,但现在我已经退了盗笔的圈子,很多以前写下的段子,文章,在我决定退圈的那一天,我在家里开着天然气炉子把它们烧了个一干二净。
然后立刻开始写全职的文。
最开始我萌上的第一对cp是韩叶,但随着时间推移,我开始萌上其他cp,all叶,叶all,王叶,叶蓝,叶黄,喻叶……很多。
但喻黄是我站死了的一对cp。
太甜了——喻黄太幸福了,我喜欢上了那种感觉。
我的全职男神是喻队,哈哈,不是烦烦。
烦烦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邻家大哥哥,你可以和他很好的打成一片,但仅此而已。他不适合做恋人——至少我是这么认为。他也是需要被宠的。
喻黄满足了我对恋爱的最佳诠释,所以我站死喻黄,不可逆!
其实想写的东西太多,如果写下来……噗,就不像是在给烦烦庆生了。
所以,就此打住。正文开始。




【南柯一梦】
#一发完结
#BE慎入
#ooc有,私设有


清早的阳光暖暖的,照在大床上,黄少天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却没听见熟悉的催促自己起床的声音。黄少天一个激灵做起来,带着刚睡醒的鼻音喊了句:“文州?”
没人回答。
黄少天愣了愣,随即嘲讽地笑了笑,自己还真是傻啊,那个人早就不在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的恋情开始于第六赛季,结束于第十二赛季。
是喻文州提出的分手。
黄少天还记得那一天。那一天是他们恋爱六周年纪念日,黄少天早早就在家等候喻文州的归来。但是表针在表盘上转过一圈又一圈,特意买来的冰激凌蛋糕慢慢融化,喻文州还是没有回来。
最后在黄少天快要自暴自弃的时候,喻文州打来了一通电话。
“少天,我们分手吧。”然后电话就挂了。
没有犹豫,没有询问,只是告知,就像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的陈述句。黄少天甚至听不出任何波澜起伏。
黄少天已经记不清后来自己干了什么,好像是把家里所有的酒都翻了出来,一杯杯的灌着。明明早就醉了,明明握着玻璃杯的手已经在抖个不停了,却还在固执的喝着。杯子不够就直接对嘴喝,啤酒不够就喝白酒,地板上满是喝完的酒瓶,凌乱的堆放在一起。胃里翻江倒海,一阵阵的剧痛传来,恶心之意涌上舌尖,再满满的溢出来。
等到喻文州因为一直打不通黄少天的电话担心的打开房门时,看到的就是颓废的黄少天坐在客厅的地板上,正在仰头灌着酒,一缕酒液从他的嘴角流下,地上是脏兮兮的胃酸和呕吐物的混合。
酒气冲天。
喻文州什么都没说,沉默着把烂醉的黄少天扶上床,喂他喝下醒酒汤,再清理了地板。
临走时,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放在进门的鞋柜上,然后关上了厚重的防盗门。
等到黄少天酒醒得差不多饿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
他看着清理过的房间,愣了愣。
肚子在咕噜噜的叫,他饿了。黄少天摸索着打开灯,看见餐桌上放着两盘他爱吃的菜,一碗米和一碗汤,米碗下面压了张字条,他拿起来,看了一眼,自嘲的笑了。
喻文州你他妈的都分手了还假惺惺的做什么?!
黄少天最终没动那饭菜,他把它们倒掉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抱着肩膀,缩在角落里放声大哭。
那几乎是他有记忆以来哭得最凶的一次,泪水争先恐后的涌出眼眶,衣袖很快被打湿。因为哭的太厉害,他的呼吸一抖一抖的,背后的墙传来的寒意冰冷刺骨。
黄少天知道了,那一刻,他的心,彻底死了。
生活还在继续——但他和喻文州却像是两条平行线,再不相交。
十二赛季结束,喻文州退役。
得知消息时黄少天毫无反应,随口答了句:“他退役跟我有什么关系?”
然后他恶趣味的抬起头,以为会看见他眼中失望的神色,但是,什么都没有。那双眸子平静异常,毫无波澜。
“既然少天都这么说了,我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然后喻文州走了,就像他来的时候一样,走的干干净净,没留下一丝痕迹。
黄少天把手插在队服外套的口袋里,捏紧了那把钥匙。等到训练结束离开的时候,他把那把钥匙丢进了垃圾桶。
日子就这么继续下去。
索克萨尔的新任操作人虽然是个有些不爱说话的男孩,但是跟战队的人打得很好,尤其是黄少天,刚来没多久就成了勾肩搭背的好兄弟,成天一起出入,感情好得不得了。
但是没人再见过夜雨声烦不顾一切的以及其强硬的姿态挡在索克萨尔身前了。
蓝雨的剑与诅咒在喻文州退役那天起,正式宣告结束。
再后来,十四季赛结束后,黄少天退役,卢翰文接管夜雨声烦,一切都按部就班地继续。
那个时候老选手已经没几个了,第四赛季的黄金一代也没剩几个了,第三赛季以前的,已经没有了。他们都没能抵过岁月的蹉跎,纷纷退离了这个他们曾经辉煌过的,为之以荣耀的舞台。
黄少天退役后做了自由职业者,整年在外面跑,比起一直在一个地方,他更喜欢满世界跑。于是说走就走,他背着行囊,独自一人开始环游世界。
到达瑞士苏黎世时,已经很久没再哭过的黄少天再次落泪。这里是他曾经奋斗过的地方,他在这里和他的队友们一起获得了最高的荣耀——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冠军。
黄少天在邮局里买了一张荣耀世邀赛的明信片,写上了“我们是冠军”这句话,寄回了中国。
收信人那一栏,他想了很久,最后写下三个字:喻文州。
寄出了明信片,黄少天背着行囊继续前进。
这次他的面前什么都没有,他的肩上也没有沉重的负担,他的身边也没有任何人的拖连。
“多好。”沐浴在苏黎世的阳光下,黄少天喃喃道。
那段感情终究是南柯一梦,梦醒了,生活还要继续,不是吗?
黄少天摊开手心,露出一对戒指。
他笑了,笑得像个孩子。
他用力地把它们甩了出去,银白色的戒指从手中滑出两道优美的弧线,最后滚落在阴影里。

南柯一梦终是梦,梦醒时分独守空房。

是啊,梦醒了,多好。黄少天再次踏上旅程,他不知道何时是尽头,他也知道没人守着等他回家。
多好。黄少天迎着阳光走下去,星星点点的反光。


————————————————
END.

评论(4)
热度(9)

© 顾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