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顾晟

【生贺】2015黄少天生贺(南柯一梦·续)

http://0210lanyu0810.lofter.com/post/1d54e8de_7dc8198
南柯一梦前篇(可戳头像查看)




等到黄少天风尘仆仆离开苏黎世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了。
他有些累,心里翻滚的是说不出来的情感,苏黎世熟悉的事物勾起了他的回忆。
他固执的入住苏黎世酒店,连房间号都选择了当初世邀赛时他所住的房间号。也算是幸运了吧,那个房间并没人入住,黄少天很开心。
然后他的手机响了。
国际漫游昂贵的通话费让黄少天从开始出游起就基本和国内断了联系,这时却突然接到了国内打来的电话。
“喂?”
“喂,是黄少吗?”
是卢翰文。
“啊翰文啊这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国际漫游电话费贵有什么事你尽快说吧。”
“黄少。”电话那头的人很明显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虽然有些唐突,但我觉得黄少你还是尽快回来一趟吧。”
“回去?回国?现在?”黄少天有点不明白。
“不。”卢翰文笑了,“是回蓝雨。”
“……”黄少天举着手机,伶牙俐齿的他在这时居然说不出什么话来。
“黄少?”
“翰文,我知道了。”
黄少天挂了电话。
回去……吗?回到蓝雨?回到那个熟悉的地方,看着那些熟悉却陌生的脸庞,真的,好么?
黄少天觉得有些迷茫。
退役后他几乎没再打过荣耀,只有出国前送行的时候,被拉着打了几盘。后来到国外,国内的账号又适应不了欧服,就又买了个全服的账号。
命名时他想了很久,最后只是敲下两个字:冰雨。
后来有人问起过他为什么要用自己的银武命名,黄少天笑着说——
我还忘不了作为夜雨声烦的时候。
20级专职,他神差鬼使的选择了术士,这个十分熟悉却又陌生无比的职业。
只是想尝试他的战斗方法。
尝试打了一段时间,黄少天熟悉了术士的打法,但是有时还是会觉得自己手里握的不是权杖,而是利刃。
黄少天改签,很快回了国,一下飞机,就风风火火往俱乐部赶。
但是,蓝雨的俱乐部大门紧闭,还上着锁。
他疑惑了,掏出电话打给卢翰文问道:“我到了,你们呢?”
“黄少,蓝雨的钥匙一直在你手中。”
黄少天又沉默了。他慢慢吞吞的退下背包,从夹层里掏出一把漆成蓝色的钥匙,对准锁眼。
门开了。
蓝雨像是刚刚从新装修过,空气里还残留着淡淡的刺鼻的甲醛味。大厅的角落里还堆放着一些废料。
静得可怕。
黄少天熟门轻路的上了楼,来到训练室门口。这门倒是没锁,黄少天推开了门。
刹那间,礼花,彩条,亮片倾泻而下,昏暗的训练室灯光骤然打开,有点刺眼。黄少天眨了眨眼,适应了一下屋里的灯光,发现自己曾经的队友全都在。
包括喻文州。
他坐在以前属于他的位置上,眉目清晰,嘴角微微带笑,朝着黄少天摆摆手。
“这是?”
郑轩从一边推出一个手推车,上面摆着一个蛋糕。
“黄少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少天,”喻文州站起身来,“生日快乐。”
“你们……”
黄少天又哽住了。
今天的确是他的生日——他自己都快忘记的生日。常年在外漂泊,他已经有两次生日遗忘掉了,总是第二天昏昏沉沉地醒来,一看日历,哦,昨天自己生日啊,然后就过去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黄少天年轻时的锐气磨下去不少,比如说现在他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话痨了。
但在这里,黄少天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20岁的时候,那时的蓝雨风光正茂,那时的自己名声大噪,那时的赛场上还有剑与诅咒,那时的夜雨声烦还不顾一切地保护着索克萨尔。
黄少天捂住脸,慢慢地蹲下去。
太混蛋了,自己太混蛋了。这么多年来他们都不曾改变,自己却为了前行丢弃了一切。
“大家…我……”
“黄少,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
喻文州把蛋糕推到黄少天面前,笑吟吟的问:“少天,你来切?”
“不不不文州怎么能只让我切呢大家应该都来啊来来小卢手伸出来吧郑轩你把刀拿过来啊唉唉唉徐景熙你干毛线把蜡烛放回去啊啊啊啊啊别过来!李远宋晓还愣着做什么快点过来啊一起切蛋糕!文州还有你!一个都不许跑!”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脸庞,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味道——还有熟悉的心情。
真是……太犯规了。
那天所有人都很高兴,啤酒开了一瓶又一瓶,到最后,基本都醉了。
黄少天算醉的轻的,几年前的那场大醉后,他开始接触酒品,酒量已经好了很多,但依旧有些头重脚轻,眼眶有些发红。年纪最小的卢翰文已经扑倒在沙发上睡着了,然后是徐景熙,宋晓,李远,最后只剩下黄少天和喻文州还保持清醒。
“文州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还可以,我去了一家金融机构,现在是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了。倒是少天你,常年在外,见识到很多东西吧。”
“噗哈哈别提了!我给你说啊,嗝,我在威尼斯的时候看着那纵横交错的水道就头疼!荷兰的郁金香是真漂亮啊,嗝,还有他们的木鞋!真好玩!我买了一双穿来玩。”
“真好……”
“唉不过话说回来了文州你也老大不小了吧?怎么,家里不急着让你娶亲?”
“我和家里摊过牌了,他们同意我去追逐自己的恋情,他们不再插手了。”
“哦?那文州你有心上人了吗?”
“有了。”
黄少天承认那一瞬间他已经死透了的心微微疼了一下。
“哦?是什么样的人呢?”
“是个很阳光的人,有点小脾气,偶尔会耍点小任性。是个话痨,但现在话少了不少。嗯……是个,机·会·主·义·者。”
黄少天傻了。这说的不就是自己吗?
可是……
“可惜我们早就分手了。”
“但我还是很爱他。”
“比谁爱的都深。”
“所以,”喻文州很郑重的看着黄少天,那时他的眼里倒映着琉璃般的光芒,但黄少天却可以很清楚的看见自己的影子,“少天,回来吧。”
黄少天狠狠的擤了下鼻子,脑袋里好乱,醉意越来越浓厚,大脑似乎因为酒精的麻醉作用有些迟钝。
“喻文州,你他妈的消失了几年,现在就这几句话就想让我回去吗?!”
喻文州轻笑,站起身来:“所以我准备的远远不止这些啊。”
黄少天呆呆的看着面前的人缓缓的单膝跪下,轻轻的牵起自己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少天,你愿意和我一同走过剩下的人生吗?你愿意和我一起对抗岁月的沧桑吗?”
喂!喂喂喂!这太犯规了吧!
黄少天的脸一下子红了,连耳尖都染上了微微的粉红色,眼睛好酸,好想流泪。
然后他就哭出来了。
这么多年来的压抑在一瞬间爆发,黄少天把自己埋在喻文州怀里哭得撕心裂肺,源源不断的泪水打湿了喻文州的衬衫。
“好了好了,少天。一切都过去了。别哭了,啊。”喻文州轻抚着黄少天的背,感觉到怀里的人儿呼吸渐渐平稳下来了,再次开口问道:“那么少天,你的回答是?”
“去它妈的世俗观念!喻文州!我给你说!你再敢把我一个人丢下,我就永远不理你了!听见没?!”
“是是是,少天大大,我再也不敢了。”
喻文州眼底带笑,搂紧了黄少天。
这是他失而复得的宝物啊。
第二天,黄少天继续踏上旅程,只不过这次,他的身边多了个人。


南柯一梦梦一场,梦醒窗外春光正好。


有你,真好。
阳光下,两只手十指相扣,银白色的戒指反射着光芒。
呐,文州。
嗯?
我爱你。
呵,我也是。
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
————————————————
真·END

评论(3)
热度(10)

© 顾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