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顾晟

【南柯一梦】契子(架空向/多cp/主叶蓝)



#ooc严重,私设Max

#结局BE(?

#Bug有,欢迎挑错吐槽

#渣文笔w

#已加tag【全职·南柯一梦】
欢迎订阅


契子
许多年以后,垂老的他想起那个下午,想起那个撑着伞向自己微笑的少年,想起他眼角温柔的笑。恍恍惚惚间,时间渺茫,天地失色。

叶修认识许博远那一年,还是个高中生。那天晚上他留校自习,因为高二游学,那天自习的人意外的少,高一高三的人加起来才勉强坐满一个大阶梯教室。叶修随随便便找了个靠窗的座坐下,把书往桌子上一扔,耳朵里挂着耳机,摇头晃脑。有个人拉开他身边的椅子坐下,对着他微微笑了笑,摊开手里的书。

叶修瞥了一眼书名,好家伙,《物种起源》!他这才细细打量着这个男生。

头发有些长,披到了脖子上,发色很浅。秀气的鼻子上架着一幅平光镜,淡蓝色的镜框,右镜腿和镜框的连接处挂着一个小小的水钻,配上白净的肌肤,整个人显得秀气了几分。

哟,好一个漂亮的小男生。叶修这么想着,伸出手来。

“嘿!你好,我叫叶修。”

“你好,我叫许博远。”

许博远握住叶修的手。

数年后,即使被逼狭,许博远依旧高昂着头,对面前的人说——

“我从不后悔那天握住了他的手。”

枪声震耳欲聋。

没多久,两人就熟络起来了,在座位上聊起了天。

“唉许博远你是哪里人啊?听着你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叶修有些无聊的转了转笔,问道。

“啊?哦,我是广东人。”

叶修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突然弹起来,有点期待的问:“那你会说粤语吗?”

许博远点点头:“会一点。”

“哦~唱首歌呗?”叶修抱着手臂,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许博远愣了愣。自己会粤语和唱歌有什么关系吗?不过想听他唱歌的话……许博远眨了眨眼,想了想,把手里的书合上,对着叶修伸出手:“手机给我。”

“?”叶修略带疑惑地把手机递了过去。

许博远在手机上戳戳点点,不知道干了些什么,然后从宽大的校服口袋里掏出耳机,插好后把一只耳机递给叶修。
“诺。”

叶修接过耳机,塞进耳朵里。柔和的男声倾泻而出,像一张大网将叶修一把困在其中。音乐节奏渐渐加快,男声也越发激昂起来。一改最初的柔和,现在的声音里似乎暗藏刀剑,铿锵有力。

一曲终,叶修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知道许博远把耳机摘下,他才反应过来。

“许博远,刚才是?”

“是我在唱歌。准确的来说是之前我唱过的歌。”许博远犹豫了一下,开口再次说到:“我做过一段时间网配,这是那时录过的歌,有放在网上。”

“蓝……河?”叶修看着屏幕上显示的乐手名,念了出来。

“是我。我还用过蓝桥春雪这个名字,蓝桥春雪会更知名些。”

“唉这个我听过,蓝溪阁配音社的五大支柱之一嘛。……就是你?”

“怎么?不行?!”

“想不到啊,蓝河大大线下居然是这么个柔弱的男子——”

“……”

这是他们的初识。
在那个阶梯教室第五排靠窗的两个位子上,叶修和许博远,高三和高一,在头顶一盏炽热的白灼灯下,第一次相遇。

许博远后悔过,如果那天自己选择坐在另一个位置,如果那天他没有理会叶修的招呼——也许一切就不会发生,他们的生活还是平平静静,毕业,考上个好大学,工作,娶亲,生子,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

但终究是如果。

他选了这条路,他就不得不走下去。




他抬起头,看着他。

他低下头,直视着他。

他莞尔一笑,握住他举枪的颤抖的手。

他深吸一口气,强装冷静的开保险。

他伏在他耳边轻轻地说:开枪吧。

他摇头。

他怒急,劈手夺过枪,对准他的太阳穴,一脚踹开他。

他喊着不要,他狰狞笑着开枪。

枪声震耳欲聋。

他看着倒下去的躯体,不屑的笑笑,举枪自杀。

他疯狂的呼唤着他,满身是血。

南柯一梦。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在他耳边喃喃。

梦醒。

原本他以为是美梦的故事,醒来后却变成了南柯一梦、黄梁梦。

他最后一次见他,是在梦里。

垂暮的他看见依旧年轻的他像那天一样撑着那把伞,唇角微勾,眼底带笑,隔着那岁月轮回向他伸出手来。

他咧开嘴,笑得开心。那一瞬间他似乎回到了曾经。

他伸出手,握紧了那只开始变得透明的手。

走吧。

嗯。一起走吧。

世界崩塌,黑暗如同潮水般涌来。可手里的温热却越发真实。

终于找到你了。

再也不会放手了。

这是梦吧。

那我就不要醒了。

梦里,他们相拥而眠。

梦外,他微笑释然。

————————————————
这次就是放个契子让大家试读一下ww
脑洞太大的后果就是身上压了太多文……
半边生命不是我不更……是我实在没写完……
贴吧那边还有一个喻黄文还在连载……
可是我又想写了……
脑洞的来源是烦烦生贺。
本来说是些喻黄文的,但后来决定写成多cp向,又成了主叶蓝……
原谅我叶蓝真的很萌!
文笔渣,见谅。

评论
热度(3)

© 顾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