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走出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顾晟

2015孙哲平生贺

#ooc严重(捂脸)
#时间设定为第十二赛季
#时间轴混乱表打我 


【他是狂剑。】 

【人们对他的评价是剑比人狂。】

 【他这一路走来背负的东西不比任何人少。】 

【他是落花狼藉,他是再睡一夏。】 

【他是孙哲平。】 

【真正的狂剑。】 

独白(短篇在后) 

看全职的都应该听过这样一句话:双花生离,伞修死别。 

伞哥确实是每个全职厨内心有些禁忌的地方,双花更是每个人心里的一个痛点。 

我觉得,双花就是在老北京的四合院里,摆着两张竹椅,桌子上放着切好的西瓜,有人轻摇扇子——平静安详。 

在《喂,隔壁的》里,我看到了我心底深处的双花。 那种平平淡淡如同细水长流的感情。 

不需要太多言语表达。 

QAQ原谅我在里面还刷了一把盗笔。 身为一个稻米今天心情复杂得很。

 但是还是要说—— 

大孙生日快乐! 

繁花血景一万年!一万年!


 那年西部荒野,百花盛开。 



张佳乐坐在飞机上,在靠窗的位置透过窗户看外面的云海。 

恍惚间觉得不大真实。 

这么多年了呢。 

他们居然还在一起。

 微博从昨天开始满当当刷满了“长白山”、“十年之约”,“张起灵”,“回家”之类的字眼,张佳乐看着很累。 

八月十七……不只是属于那一个人的节日啊。 

夏休期的缘故,职业选手也有不少随潮流跑去了长白山,在微博上发着图片秀着恩爱。张佳乐看着,不想说什么。 

他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只是觉得偶尔几条给孙哲平的生贺很快被淹没在汪洋大海中心里不是滋味。 

然后最可气的是昨天晚上孙哲平居然拍给他张机票,让他一起走。

张佳乐一看目的地,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说你去哪里不好,非要去长白山凑劳什子热闹?! 

“不去。” 

“要去。” 

“说了不去就不去。” 

“你不去我自己去。” 

“哼……唉等会儿!你说什么?!” 

孙哲平不知道吃了什么秤砣,一心一意要去。张佳乐怀疑起这还是自己认识的孙哲平吗? 无奈下,张佳乐跟来了。 

“喂!喂喂!”张佳乐戳戳自己身边的人。 

孙哲平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他,问:“怎么了?” 

“大孙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来。” 

孙哲平突然笑了。 “

到了你就知道了。” 

长白山的人很多,张佳乐不由自主的往孙哲平身边靠靠。 

“啧,人真TMD多。” 

“呵,肯定的。” 

长白山上的很多人都穿着蓝色连帽衫,手里提着垃圾袋,一路走过干干净净。 张佳乐愣了愣。 

“这是干嘛呢?” 

“哦,说是不想脏了他回家的路。”孙哲平翻看着微博,回答道。 

“啧。” 张佳乐用余光瞟着孙哲平,发现对方一脸平静的继续刷微博,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 

“孙哲平。”

 “嗯?” 

“今个几号。” 

“八月十七,怎么。” 

“什么日子。” 

“诺,漫山遍野写的都是。” 

“……我不是问这个!” 

“我知道,今天我生日嘛。别生气了,啊。”孙哲平摸摸张佳乐的头。 

张佳乐觉得自己一定是在霸图被那两个变态的正副队虐惨了居然把脾气控制得这么好。 

“孙哲平。” 

“又怎么了?” 

“分手。” 

“乐乐你玩够了没?” 

“认真的。” 

“张佳乐。” 孙哲平突然认真起来。 

“说。”张佳乐不耐烦的甩甩小辫子。 

孙哲平一把将他拥入怀里,不由分说就吻了上去。 这是一个及其霸道的吻,张佳乐觉得自己似乎快要融化在其中了,缺氧的眩晕感直逼头部。 

吻毕,张佳乐大喘着气,一把推开孙哲平。 

“玩够了没?!” 

“没。” 

“怎么会够。” 

“有你就够。” 

“……混蛋。” 

孙哲平笑笑。 

“你说他们来这里接的是个什么人?” 

“嗯……很重要的人吧。” 

“你不知道?” 

“不知道。我又不看那玩意儿。” 

“那你为什么非要来这儿啊!” 

“这里是不咸山。” 

“卧槽孙哲平你还信那玩意。” 

“为什么不?” 

“……” 

看着张佳乐一脸“这绝对不是我认识的大孙”然后生无可恋的样子,孙哲平又拍了拍他的头。

 “乐乐,走吧。” 

“大孙你今天画风不对……” 

“今天我生日,你陪我疯一次怎么样?” 

张佳乐突然间好像看见了从前。 

十二年前的西部荒野狂剑士对面前的弹药专家伸出手来。 

“双花怎么够?百花才好。” 

十年前繁花血景冲进联盟。 

七年前孙哲平因伤退役时,世界都摇摇欲坠的样子。 

三年前为冠军加入霸图。 

两年前在赛场重逢。 

点点滴滴,足足十二年。 

“喂,大孙。” 

“嗯。” 

“生日快乐。” 

“呵。” 

晚上,张佳乐洗完澡,湿着头发坐在床边,问孙哲平:“大孙,今天开心吗。” 

“很开心。”孙哲平拿浴巾裹住张佳乐,耐心的帮他擦拭头发。 

“开心就好。”

 “大孙。” 

“又怎么了?” 

“生日快乐。”张佳乐又说了一次,“有你真好。” 

“我也是,睡觉吧。” 

“晚安,大孙。” 

“晚安乐乐。” 

好梦。

————————————————————

END.

评论(2)
热度(4)

© 顾晟 | Powered by LOFTER